悲伤日记

在上海徐汇有一条河叫漕河泾,今天又漂来一具尸体,死者是一位老阿姨。她从哪里来?遇到了什么事情?自杀还是他杀?没有人知道。

十几天前,我还在这里目睹了另一具尸体,是一个叔叔,当时刚封锁几天,我们没有那么焦虑和无助,在岸边的居民都站在自家的窗户前全程目睹着消防和医生打捞、听诊、测心跳、装尸袋、运走。

大家就这样看着,也不敢作声。原以为第二天新闻会报道,但是毫无动静。

这是人们会说起的一年

「如果你从沙里诺区走到卡德帕湾区去买地毯,就算你能通过所有的关卡,也得冒着被狙击手枪杀或者被火箭炮炸飞的危险。」

这是卡勒德胡赛尼的长篇小说《追风筝的人》里的叙述,它出现在第十五章第三个段落,是对上世纪 90 年代阿富汗内战时期喀布尔日常生活的描述。

2001年,胡赛尼追忆深陷战乱和动荡的喀布尔,他的记忆和体验或许也适于 2022年的基辅。

即使在荒原般的生活境况下,阿富汗人民依然有日常生活,少年醉心于他们的追风筝游戏,青年沉浸于他们的爱情,妇女在匮乏中生育,男人在艰难中谋生。然而,在这日常生活之间,回旋的是战乱、动荡、恐惧和匮乏。这些特异的存在境况,如同黑色之鸟飞翔在阿富汗人的头顶,构成他们独特而残酷的生存背景。

这一年,世界风起云涌,但每个乌克兰人都已对此习以为常。所有的战区视频里,仿佛枪声与战场皆在远方,一切都很安静,晚上仍然可以睡得安详,只是需要将床放在铸铁浴缸的底部,这样,如果炮弹击中公寓,你还有更好的机会存活下来,不至于受伤。

城市的街道空得像月球,只有军车在街上驶过。

让iTerm2实时显示梯子状态

作为日常翻墙的不轨分子之一,常遇到需要会调用curl、wget、brew等进行代理下载的时候,这时候碰壁是最撕心裂肺的。通常最省力的做法是装个代理开关,早前也有写过相关简案《给zsh来把翻墙弹椅 》。

但问题来了,时间一长,却常将当前session抛之脑后而无法分辨当前连接状态,这就是本文的来缘了。

将hugo日期输出为中文

一直觉得中文竖排别有一番风情,尤其是各色法贴碑刻,无不沁人心脾。

蜀素帖
蜀素帖

其实,本站素来有坚排模式,盖因嫌细微的缺陷未改进,迟迟未启用,仅余存了辛德勇老师的孤篇《賣書人徐元勳》作为样张。

其中让我心存芥蒂的一个细节是,坚排模式下,Hugo输出的日期仍是阿拉伯数字,视觉上极尴尬。

阻止Anki“自黑”的正确姿势

catalina一黑到底,连地头蛇微信都不得不服软,但真的好吗?

只能说,几家欢喜几家忧。对anki for mac版本 2.1.20 (47a1bf8b)而言,黑暗模式就是个迷。程序设置里尽管有dark mode选项,但实际上形同摆设。无论勾选与否,anki皆会随着系统的自动切换而切换。夜晚看anki,黑乎乎一坨,好不烦恼。

吃螃蟹与怕老婆

近来翻阅张茂鹏点校本的《齐东野语・沈君与》,有场嘴仗打趣得紧。

湖州有老秀才贾收,字耘老,好交游,嗜饮酒,家贫却坐拥水阁,隐居茗城南横塘上,景物清旷,别是人间闲世界。因而得苏轼交游,并赠米三石,酒三斗,又获佳句“青山来水槛,白雨满鱼蓑”。

吴兴东林的土豪沈君与,家饶于财,一时兴起给贾老送去几只螃蟹尝鲜,并遗诗一首:

Hugo v0.6.x升级那些事儿

从去年九月开始,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停留在Hugo v0.56,因为没搞明白Homebrew的回滚机制。自从托管给了zeit,在now.json的环境文件里完全可以自由控制版本,由此一发不可收拾,彻底放飞自我。想升就升,想降就降,不亦乐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