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过你的冷衫我的光头

最后的"惜皮士” - Y同志前日在专栏里小心翼翼善念其阿妈:

  • “亲爱的,不要为我织冷衫”,
  • “可能hurt到你的真相是,无论如何,你是织不赢Dries Van Noten的。”

不是不体谅、幷非不孝顺,三姑六婆式良苦用心值得体谅感激,但终不能拿来御寒,扮靓不能是大忌。对唯《Vogue》及《MEN’S NON-NO》等潮头是瞻的求型焦点男士,仿名牌的亲织头巾也休想在情感上一杆进洞,何况Y“格”素来至上,肚量自知,瘦比飞燕的Dior Homme才是终极Boss,哪容得下不衬身的衣饰污染视线。奈何高堂放弃煲汤时间的一番苦心,祗得板青铁脸在家中看电视时才著1/3温暖+2/3亲情的色头巾。敷衍过场,强颜博取老母心坦。毛冷的关系,颈巾用时边缘就自动卷起来,像条超大号的芝麻卷,松酥似发盘头,有点意思。然而,应酬在外,该光头的照样坚守戈壁滩,不蓄发的理由依旧不可破。

像Y所说,有些钱,还是要给别人赚的。

DVN主站上华丽丽的标签图案, 盈润似美人樱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