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痛的集中营

大约在下一代,将会有一种药理学方法,
来使人们爱他们的奴役状态,
并在一定程度上产生一种没有眼泪的独裁,
为一整个一整个的社会建立某种无痛的集中营,
这样人们实际上将失去他们的自由,却又相当享受,
因为宣传或洗脑,或被药理学方法所加强的洗脑,
将会分散他们任何想反抗的欲望。
这似乎就是最后的革命。

(黄灿然 草译)

— 阿道司·赫胥黎《最后的革命》(195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