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斯特顿句子摘录

异教徒

人的良心中现在充满的是非常明确的恶的概念,却没有任何明确的善的概念。从今以后,光对于我们一定是黑的东西——我们无法述说的东西。

人们信任普通人是因为人们信任自己,而人们信任一个伟人是因为人们不信任自己。因此,对伟人的崇拜始终在软弱和怯懦的时代出现,只有其他所有人都渺小时,我们才听说起伟人。

毁坏现实世界的不是不切实际的理想,而是平淡无奇的理想。

一个人可以说一只长颈鹿的脑袋撞上了星星,或是一头鲸鱼的身躯占满了整个大洋,但他仍然只是对自己喜爱的一只动物倍感兴奋而已。但是,一旦他开始称赞那只长颈鹿漂亮的羽毛、那头鲸鱼腿姿的优美,我们就发现自己遇到了我们称为恭维的那个交际成分。

这种快乐的谦卑,这种轻看自己却又随时准备迎接无数不配得之胜利的心态,这个秘密是如此的单纯。

一旦废黜上帝,政府就变成了上帝。

事实上,人们极力追求的东西正是他们知道自己不配拥有的东西。

改变就是进步? - 切斯特顿随笔

左右人类行为的其实并不是他怎么想,更关键的是他要怎么想。每天进入视野的影像都会给我们的思想染上不同的颜色,从傲慢到恐惧,色彩丰富、层次分明。在现代的国家巨轮上,这是社会阶级严重分化之后所暴露的最大弊病之一。

有人说,科学结果越精确,道德就越向上提升;技术手段越可靠,信念就越正确。可是很不幸,这都是一派胡言。事实正好与此相反。警察组织最完备的时候,人们反而怀疑它的正当性……于是,公众舆论与私生活之间出现了一道鸿沟。而这终将成为国家真正的隐忧。

这世界根本就没有变小。现在要理解食人岛的风俗,一点都不比过去容易,就算能亲眼目睹他们大啖人肉,我看也只会加深误会。实际上,这种误会已经越来越深。因为我们自己已经抛弃许多健康,本真的东西;我们对蛮族已经很难再有同情的了解。

简言之,也许是我们的道德制度引发了巨大分歧,进而造成坏人控制社会、好人奋起反抗的局面。这当然是非常可怕的状况。不过,只要狱卒和犯人保持平等对抗,我们就可以放心,或许双方的道德体系也在相互制衡。

然而,我们不能因为体制粗糙松垮,甚至于形同虚设,就不由分说谴责国王和狱吏。狱吏所以逃跑是由于囚犯已经越狱。因此,在面对社会动荡的时候,不要忘记另一种可能——也许是我们把坏人都变成了狱吏,把好人都变成了囚犯。

一言以蔽之,真正强大的还是普通老百姓;辉煌的体育成就并不能代表一国的平均水平。……有时,在这些方面水平低落,反倒是国家之幸。这表明全民都在参与。相反,竞技水平太高反而让人忧心。这说明只有一小批专家和能人在努力,而举国上下都只能袖手旁观。

暴民也一样可能成为集权独裁的团体。对于我们来说,统治阶级实施无政府主义是最要不得的。果真如此,立法程序将会沦为混乱而愚蠢的实验。千人万不得已才用的计策,我们却不假思索地拿来乱用。……我们无法理解,就算走捷径、抄近路,最终也还是要走回大路。

布朗神父探案全集

我一点也不反对被捕,反倒是你可能会反对逮捕我。我并不介意,在人格毫不受损的情况下离开法庭,可是你多半会介意带着自己事业中的一个重挫离开法庭。

就算是最致命的过错也不会像罪恶那样毒害生命。

人们乐意接受这种、那种或其他种未经证实的断言,这些毫无根据的断言淹溺了你们古老的理性主义和怀疑主义,它像海水一样泛滥起来。它的名字就叫迷信。

没有人能想象出正真的悲伤是什么,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,在悲伤来临的时候发挥你的善心。

文明是一种回复到常态的能力。它是一种随时如愿返回所需状态的能力。文明可以想要怎么简单就怎么简单,而同时又不失文明。文明可以想要怎么文明就怎么文明,而同时又不失单纯。它不是来势汹汹的东西,它也不会漫无目标,停不下来。文明不是发展演进;它是一种抉择。

目前正在悄然吞噬我们社会的无政府主义,或许最好这么看待:它表明某些人无法领会例外反证的道理:反对统治权威说明你想推举新的政权;奔赴战场说明你渴望和平。搞无政府主义完全不必自下而上,有一帮牢骚满腹的乌合之众来领导。政府一样可以推行无政府主义;

真正成功的科技天才在于使人不再有求于他。只有庸才才拼命要让自己显得不可或缺。

悲观主义像鸦片一样,是一种有毒的物质。虽然有时可以入药,但绝对不能当饭

邪念似疾病,总在闲暇中袭来;善意如医生,总在匆忙中光顾。

艺术家气质是一种折磨业余爱好者的疾病

隐瞒实情是报纸一贯的做法。在未有报纸之前,封锁新闻可比登天还难。可是随着报纸的问世,却产生出了一种新的权威说法,一种印成文字的论述,被某些人用来威吓、压制另一种更为自然的表达方式。

认真读童话故事,你会发现有一点贯彻始终——宁静与欢乐的存在是有先决条件的。这个观念既是童话故事的重点,也是道德伦理的核心。……这种了不起的观念乃是所有民间故事的主旨——一切快乐均系于某个简单的道理;所有欢愉都不能超越规定的界限。

真正相信自己的人,都在精神病院。

To love means loving the unlovable. To forgive means pardoning the unpardonable. Faith means believing the unbelievable. Hope means hoping when everything seems hopeless. 爱的意义是爱那些不可爱的;宽恕的意义是宽恕那些不可宽恕的;信仰的意义是信仰那些不可置信的;希望的意义是当一切看上去毫无希望的时候仍心有希望。
—— G·K· Chesterton

理智本身是一种信仰。它是一种确定自己思想和现实之间关系的信仰。

罪犯是有创意的艺术家,而侦探则是评论家。

疯子并不是失去理智的人,而是除了理智其他一切都丢失的人。

爱任何事物的方法,就是要意识到你可能会失去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