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尾蝶

有损友一枚, 说我"才几日不见, 你就这么一副和尚脸,真是会有现世报啊”; 隔几日又说, 你很像『披头四』,很hippie—— 我当是赞美收下了。Eason的粤语新专辑空降耳朵,阵容奢侈,又回到Walkman世纪卷带、倒带、按键的美妙错觉。如论怎么以歌龄骨灰级自居,但,“何不把良好感觉,假设是你虚构”。神经反射环总是钝上半拍,今天二十、明年十八,半桶水晃一晃便容易见底,少说多做为上。云头雾里祗知叫好,至于好在乜乜处,我祗每次看见阿Y的词也感咁快乐,抵到烂啦!

按序退场,酬宾一曲

曲|四方果, Barry Chung 词|wYman

那些 胭脂色的 香槟色的 伸手可折的
段段艳遇 处处有染 都放在眼前
害怕采花 天路远
情愿对路边灯饰眷恋

那些 玻璃镶的 水晶雕的 一触即碎的
逐步逐步 进占世界 通向没有完
地厚天高 如寂寞难免
谁家有后园 修补破损

燕尾蝶 疲倦了 在伟大布景下
这地球 若果有乐园 会像这般吗

*摘去鲜花 然后种出大厦
 层层叠的进化
 摩天都市 大放烟花

 耀眼烟花 随著记忆落下
 繁华像幅广告画
 蝴蝶梦里醒来 记不起
 对花蕊 的牵挂*

那些 山中开的 天边飞的 一知所措的
渐渐熟习 世界会变 不再受惊怕
为免牺牲 情愿被同化
移徙到闹市找一个家

燕尾蝶 存活了 在发射塔之下
这地球 若果有乐园 会像这般吗

REPEAT*

再也不怕
怀念昨日余香 百合花 芬芳吗

摘去鲜花 然后种出大厦
文明是种进化
尽管适应 别制止它

力竭声沙 情怀承受不起风化
丛林不割下 如何建造繁华
别问怎么不爱它 蝴蝶梦里醒来
记不起 对花蕊 有过牵挂

—Shine《燕尾蝶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