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坏,我爱

之前,一直追看已“唔该晒”的『饮食男女』专栏「W for wear」。作为流“蓝血”的世家,有别森罗大众。Winifred的字,能愈加可亲,只传真,不扮深,难再苛求!虽然,偶尔有诸如「笔者十三年前已着×× ×,今年新兴的这款,笔者三年前已在日本/巴黎购得了」此类姿势话,也情有可原。惊现「未曾轻易露面的Maison Margiela我感到久违了的进念气氛和煞有介事的日式禅的势利」,令人拍案。毋需抹金,乐评人出身的时装写手,鬼灵精怪、善出奇招。

她说选择太明显就不好玩了。所以,当Nike的Air大红时,力捧Adidas;所以,当Adidas的Y-3、Adicolor和Stella McCartney(I.T)在短短一Fashion Walk内全面围攻,答案又变回Nike。

有人择食善变是真饱餐,有人却只得呷呷乜嘢乜嘢酸。

昨天,无意撞进网易郑秀文的应援阵营,页页翻她向『明周』讨的格子绘本,化名ah Mi ,栏名叫「轻描淡写」,画得好,写的也不凡。却往往不愿一花一世界,速速求万佛朝宗。头篇便冠名“意识流”,佛洛伊、杜斯妥也夫斯基、安妮艾诺、岳章子、钱钟书,好一番天花乱坠。列单列据没问题,我等文艺青年都爱挂标签,但食得咸鱼就要抵得渴,丈八台灯只谈不碰却是大败笔、大扫兴。一句「沙特言独处的人很少笑」,又一句「将会带给我无限高潮的托斯妥耶夫斯基」,半夜吓得我!谈不上作状,家家有求,只能说,事业感情跌落低谷的mi那时那刻最想投射出来的角色,大抵如此!
  
我不算保守,但也不骇俗。人在各自的原则底线上游走生活,是"好人"还是"坏人”。杀人放火奸淫掳掠亦一时难定夺,衡量准则完全见仁见智。而且, 一个人好得过份,或者坏得过份,都是不太可能的,皆因不真实。too good to be true,反之亦然。全凭当事人愿不愿意、快不快乐、坚不坚持。师奶唔易做,名师奶更唔易做,身陷“成鬼日俾影屋企”“跟阿爸阿妈食餐安乐茶饭咁都俾话自闭”的明星沼泽,我都体谅你"做唔好呢份工”!
  
如李碧华挑明心机所劝勉,相信Mi立地成佛,在家读多几次「罪与罚」,看多几回Iris,与以往那个掟饭盒,掴助手因而上苹果情仇主仆十大榜的恶女一刀两断,也是种修为。

更愿偏袒接受小聪明的坏、甚过大愚蠢的好。自投罗网是涩是怡,但有心相。 若不然,你可以做天真的傻瓜 (innocent fool),但千万别做自以为是开了窍的傻瓜 (enlightened fool)。